婦人邪魔纏身拍桌嗆聲要道師單挑

新北市新莊區有位黃先生。於民國100年十月十二日下午五點。來電請示老師。電話中說起其太太被陰鬼卡身。已有七年之久。到處求醫不癒。找過道家法師祭改無解。問過無數的宮壇神廟。只要有親朋好友介紹。哪家宮壇神明很靈。就前去求神望能問出一絲希望。據黃先生電話中表示七年來跑遍全省。求過兩百家以上的神壇。話講到此將電話接給黃太太。轉由黃太太直接跟老師說原委。該婦人接通電話第一句不是說話。依老師聽到的是好像是。吹狗螺的聲。起聲是先打嗝。再由打嗝的聲音拉長聲喔~~喔。打嗝聲拉長約有二~三秒之久。聽起來很恐怖。而且連續不斷的打嗝。據該婦人表示。幾乎整天都是這樣嗝個不停。電話中講話斷斷續續。老師聽沒幾句。即請黃先生接聽。回說你太太講話老師沒能聽清楚。最好是你將黃太太帶來道館。老師當面看比較好。也較能了解狀況。黃先生與老師相約下午七點到道館。

犯者準時七點來到道館。一進門坐在老師的對面。雙眼往上吊白眼露出。雙眼變圓形帶兇眼。嘴又打嗝不停。喔~~~~喔拉長聲。又每隔約二~~三分鐘嗝一次。讓人聽起來很恐怖的感覺。依老師看起來對我很不滿的樣子。雙眼直瞪著我。此時老師與黃先生交談。問說。你太太的那種打嗝聲。雙眼吊高目不轉睛的那種形樣。七年來都是這樣嗎?據黃先生回說。就是這樣。找任何一家神壇也都同樣。會拍桌叫罵。都說天不怕地不怕。叫玉皇上帝來也一樣不怕。聽完黃先生的敘述後。老師回黃先生說。這已不是一般靈界鬼魂。這種耍狠的階層依我經驗。應是邪魔才會那麼兇。等喝完咖啡後。我再請邪靈出來問話。

約十分鐘時。我即請那婦人進到內面坐。所有準備就序後即開口問話。老師問:請問你是何方的靈聖。你是陰邪。邪魔。能告訴我嗎?邪魔回:我是魔界最兇的魔。手即伸出來往桌上拍一下。聲音實在夠大夠响。又很凶悍的問老師說。我是你在管的嗎?老師問:你兇什麼兇。我隨即站起來說。你膽敢再拍一次給我看看。雙方僵持約三分鐘不講話。在這三分鐘我自己內心在想。被拍桌這一下說沒被嚇到是騙人的。老師開口說:好。我再問你一次。祢是陰鬼邪魔?邪魔回:你憑什麼要我告訴你。有法術或本事你施展出來啊。乩童持劍殺我。我都不怕我哪會怕你。魔界我最兇惡的了。老師問:有本事你邪魔再講一次給我聽聽看。你看我會不會動手修理你。修理到你元氣大傷為止。邪魔回:來啊~~來啊。我在等你修理我啊。你出手啊。我去神壇桌子照拍。照樣嗆聲單挑。有本事有法術來啊。老師問:再問你一次。要不要以協商方式和談。避免雙方傷到元氣。你邪魔來本道館是輪不到你用鬧的來解決。若敢再嗆聲挑戰。我的忍耐是有限的。邪魔回:我講過我是天不怕。地不怕。人更不怕。她找過法師。找過神明。我都不怕哪會怕你。
老師問:此時實在忍無可忍。隨即請助手林志樺化燒一張。斬鬼攝邪魔符。我隨即站起來。腳踏罡步。手掌雙五雷指對那邪魔連轟三下。同時口含符水連噴三下。當時我看犯者身体噸一下。依經驗這是邪魔已被傷到。停了約三分鐘。再開口問那邪魔還敢挑戰嗎?
邪魔回:很不甘願的回說。我要跟你鬥到沒靈氣為止。現在還可以再鬥。來啊~~來啊。我在等你出手打我啊老師問:你邪魔從頭到尾一直沒善意過。此時我再請助手林志樺點燃三支香。再次的向邪魔勅轟殺鬼魔符。約過二分鐘後見犯者頭已低下。又問那邪魔還敢挑戰嗎?
邪魔回:沒有回應。約過五分鐘後仍沒有回應。
老師問:你邪魔要不要用協商方式妥協。你開個條件出來聽聽看。先講明。條件過高不接受。若敢無理要求。抑或吃名詐姓來騙取財物。本道師決不寬諒。邪魔回:不動聲色的又拍桌大罵。條件都被說死了。我還開什麼條件。你這不等於在騙我嗎?我不開條件。要鬧到你無法收場。老師問:好。要鬧到我無法收場以前。我先請你邪魔抽根菸。喝杯咖啡。我先講明。我先禮後兵。等一下我會違反戒律。傷到你邪魔元氣大傷為止。邪魔回:好啊。菸拿來。咖啡端來啊。老師問:你先將那根香菸抽完。咖啡也喝完再到外面坐。因這裡相隔一張桌子。我不好出手。
邪魔回:菸抽完。咖啡也喝完。即自動走到外面坐下。雙眼吊高且一直瞪著老師不合眼。又目不轉睛的問。你不是要修理我嗎?又拍桌說。不怕你修理啦。前幾年下來。在神壇。法師面前。我從來沒怕過。我也從沒被修理過。我要看你今天有多大的本事。
老師問:不動聲色的請助手林志樺再化燒一張轟殺邪魔符。再次腳踏罡步。手掌雙五雷連續轟出六次。約轟完二分鐘後。那邪魔的打嗝聲已變約小聲了一半。老師看那被沖犯者婦人無能坐正。整個人坐斜全身靠在椅子扶手上方。我就問邪魔說。有本事你就坐好坐正一點。
邪魔回:此時全身動彈不得。全身軟趴趴的頭趴在椅子扶手上。只有聽到打嗝的聲音。喔~~喔。但聲音聽起來很小聲。看是已沒有元氣了。什麼話都停了下來。完全沒有回應。約有十分鐘左右。
老師問:此時再補一下五雷指。請助手站在犯者背後。右手掌五雷指按在犯者的額頭。我本身站在犯者前方。右手掌五雷按在犯者胸部的八卦處。時間約十分鐘等放手後。見之邪魔已完全沒有反抗能力。而且講話也已沒有力氣回話。此時我向黃先生說給坐個半小時。再帶你太太回去。話講到這裡那邪魔忽然醒過來。
邪魔回:你剛才請我抽菸。及請我喝的咖啡有毒。我才暈昏過去的。我現在醒來了。我養精蓄銳元氣已恢復了。雙眼又瞪大了。
老師問:你邪魔在胡說八道。若是香菸及咖啡有毒。婦人早已送醫了。哪輪到你還會醒來。不是香菸咖啡有毒。你邪魔今天喝四杯符水。你既然自稱你是魔。難道不知道喝符水如喝毒嗎?想不想再喝一杯符水。
邪魔回:再給我喝。我就要吐掉你拿我沒辦法。我不想喝。也不想再抽菸。你要怎麼樣。
老師問:若你邪魔不想我再轟你。不想我再傷你。你就乖乖安靜坐好。我重點不是要傷你。是要與你協商。雙方妥協各讓一步。你好犯者也好。你開個條件。要怎麼做你邪魔才肯接受。你才肯放手不再續纏卡身在婦人身上。限你三分鐘以內回答我的問話。
邪魔回:她婦人三年前已死過一次了。她家人也都準備辦喪事了。後來等到第二天她婦人又醒過來。那次我是不想給她那麼早死。我想要再折磨她幾年。等她死後我再帶她來我身邊修行。做我第三任的妻子。
老師問:婦人三年前已死過一次。黃先生已在電話中跟我講過了。那次的死是你邪魔在整她是嗎?你這麼做豈不是很殘忍嗎?好啦。我看你講話也己沒什麼元氣了。我不想再傷你。我們雙方各退一步。用妥協的方式和解。你願不願意。
邪魔回:願意是願意。我身份這麼高。你們也不能太隨便太馬唬啊。
老師問:身份高你的大頭鬼啦。你現在還有身份可言。辦一場小法事來祭拜你。算是對你很客氣了。很尊重你了。你還想要求什麼?若敢再過高的要求。你會什麼都沒。只有送你雙五雷。及雙劍追殺指。抑或發香箭追殺你。三種通通來讓你沒有選擇的餘地。
邪魔回:你這麼兇。不跟你講。
老師問:好啦。今天所有過程到此結束。只要婦人家屬同意要處理。決不虧待你邪魔。有處理會再次請你出來。我希望在未處理前你邪魔不要再惡整婦人。

回憶邪魔兇悍二小時陰鬼邪魔妖精。兇悍搗蛋。嗆聲挑鬥。程度各有不同。靈界在陰間欺負弱勢鬼魂習慣了。來到陽間相對的死性難改。作者長期以來。歷經無數的鬼靈。最常見聽到的一句話。靈界附在犯者身上。只要一見面抑或一坐下。第一句話據老師最常聽到的是。我不怕你。有本事做你來。第二句話是。挑戰較高的。有法術做你施展出來。若是本身沒經驗。抑或經驗不足。遇到類似語詞。必是自己先驚嚇三分。一般靈界都會先聲奪人。讓主事者自己嚇自己。一般靈界出來哭的很慘。幾乎是含冤而死。無處可申的冤鬼。法師都很明道理。會很寬心的善待。遇到嗆聲不理性的靈界。起先均會以軟性的言語相勸。但用勸的方法是很難得到兇狠的靈魔接受。悍靈常是會得寸進尺。用舉動抑或語言不斷的向法師挑鬥。例。本案的邪魔約每隔二~~三分鐘。均會打嗝順勢拉長聲。喔~~喔。又雙眼吊高白睛露出。雙眼成圓形。看起來很兇悍又恐怖。且語詞強悍加上會拍桌叫罵。讓旁人不得不驚恐萬分。閃躲一邊。以本人身經百練遇到的類似邪魔。邪魔的層級能叫人不怕嗎?說不怕是騙人的。怕的重點是邪魔要出手打人。很難去注意它什麼時候出手。另外是邪魔出手的力道夠大。人看人怕。但對付邪魔的方法不能先出手。應先讓犯者喝下斬邪魔符水。三~五分鐘後邪魔的靈力傷到元氣。即自然力氣與兇悍的狠勁會消失減半。此時再出手才能戰勝邪魔。例本案那邪魔本來打嗝是喔~~喔拉長聲。到兩個鐘頭後。聲音變成嗯~~嗯。而且音轉成有氣無力。整個人癱軟在椅子上。完全消聲。這可見邪魔已被法術控制住了。短時間內不敢再有動作。此時不能當作邪魔已完全倔服。若犯者家人沒有進一步的託請法師。再進一步處理。等它過幾天。邪魔養精補足恢復元氣後。會更加兇悍。一般常人很難靠近身邊的。

0 回復

發表評論

想參加討論嗎?
自由投稿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