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

五雷轟斬鬼魂符

S25-林老師-破解靈界的秘訣-網路用-11

惡鬼吸陽人精氣公然向道師挑戰

家住台中有位蕭姓年青人。年齡二十X歲。人長得很俊俏。身材一等一。面宮容貌極俊。依老師研究人體工程學的經驗。蕭姓年青人必有相當女人緣。但很可惜的是被惡鬼纏身。其父親於100年9月23日。自高雄來電與老師相約。9月26日星期一去台中帶兒子北上。請教老師查看我兒子卡陰的事。當天下午的一點多到時。在樓下視看房子外表。沒有五宮堂的招牌。又躲在二樓。父子內心有些微的存疑。我們會不會找錯人。蕭姓年青人在台中書局看到一本靈界導遊。其父在高雄書局買到一本靈界導遊。父子交叉互結是一樣的。同一位老師的寫作後。再先電話上來說林老師我們到了。現在在樓下。我聽完電話續按門請上來。其父子上來坐下後。在細述這些過程。我邊泡咖啡請客。邊傾聽其父子的轉述。
父子兩在北上路途中。那惡鬼已附身在蕭姓青年。出靈與其父談聊。老師聽完所有的細述後。表示一般鬼魂會操控犯者的鬼。以及會附身在犯者身上講話的鬼。都很凶惡。要調鬼魂出來問話。我須要一位助手。先撥一通電話給助手。在等助手的約十五分鐘時。老師向蕭姓青年表示。依我研究人體工程學的經驗。提醒蕭姓犯者。依你的年齡二十○歲。沒有理由面宮的淚堂。反赤紅似瘀血色。這是你在荒郊野外亂撒尿卡到的。你的五臟六腑。其中的腎臟及膀胱已出問題。蕭姓犯者回應喔這個有。現在膀胱已有問題了。
此時我的助手林志樺也到了。我即時向在場的三人交代。等一下吊鬼魂出來時要特別注意。這個鬼魂應該是來者不善。依我的經驗判斷是一隻凶鬼。若出來誰被鬼傷到都是無可討回公道的。算是多衰的。先請助手折二疊壽金。各七張。再化一張殺鬼符。化陰陽水。交代助手林志樺。鬼魂出來若是太凶會傷人。無法控制場面時。將那杯殺鬼符水潑灑在蕭姓犯者頭上。惡鬼即會停止舉動。不敢再傷人。此時林父接續說要注意。在中部問神。神明指蕭姓犯者有乩骨。要將他訓成乩童。要蕭姓犯者晚上去宮壇睡覺三十天。去睡沒幾天那個桌頭被那惡鬼打到很慘。話講完。老師向林父表示。這個我們會注意的。而且我們也經過好幾個的經歷。鬼打人是不說理由的。好。話講到這裡。老師隨即準備吊鬼魂的工作。取來一只貢末沉粉爐。先化燒一張吊鬼魂符。再化燒一張五鬼陰兵符。續舀二匙貢粉點燃後。隨即貢爐邊放兩台錄音機。一台播放請神咒語。一台播放請吊鬼魂咒語。
老師馬上右手持三支清香。左手劍指挾七張金紙。即開始催符唸咒完。腳踏七星步前進。向天庭玉皇大帝。三官大帝。稟報要吊請陰間鬼魂顯真靈。來某某地方附身在犯者蕭姓青年。借體講話以及跟老師對話。過程的動作完後。老師隨即坐在桌子前本位。等候鬼魂來附身。等約十分鐘完全沒動作。老師即開口問蕭姓犯者。鬼魂有沒有來。蕭姓犯者兩個眼睛張大瞪著我。
且回問老師。你在吊什麼?我隨時都附在蕭○○的身上。你找我來要做什麼。沒得商量啦。我看你法術有多高強。盡量施展出來。我們來比比看。看我修練過的靈力比較厲害。抑或是你的法力比較高強。
老師向鬼魂回說。好。你既然來了。我來問你。
老師問:你鬼魂哪裡人。你是怎麼死的。你今年幾歲。你死時家人有沒有人幫你招魂收屍。
惡鬼魂回:你憑什麼問我。我不願回答你咧。你無法度我。我只回答你。我是魔界第二凶的惡靈。你憑什麼干涉我。
老師問:你總是要講個道理嘛。你這樣回話有一點不講道理。等於是橫材挵入灶。是一個野蠻無厘頭的凶鬼。請你回話客氣一點。
惡鬼魂回:我就是無得商量。我就是要橫材挵入灶。阿嘸你是要按怎。有本事你來啊。在中部來一個我打一個。他們有講給你聽了嘛。
老師問。你這種說法是陰鬼向陽人嗆聲。你要比法力這樣子不好嘛。我不想違反戒律傷到你。人鬼不互相傷害。各留一條活路。用協商的方法不是比較好嗎?到現在你還沒跟我講是哪裡人。怎麼死的。有什麼情仇恩怨。
惡鬼魂回:我是大陸來的惡靈。不願跟你說哪裡人。不願就是不願。我就不願說。我就是要吸蕭○○的精氣。吸到他死再帶他來我身邊。我會將他修練成惡鬼。
老師問。你將他陽氣吸盡。他不是會死在你面前嗎?那你豈不是罪惡嗎?你這樣傷及無辜。他不是變成可憐鬼嗎。
惡鬼魂回:我就是要吸他的陽氣。吸到他死干你什麼關系。你在管什麼事。
此時另外一個外來鬼來借蕭○○的身體講話。
外來鬼回:我是翁○○。這個是有修練百年以上的惡靈。他很凶講不聽的惡靈。這要將他修理一頓後再跟他談。他是很頭痛的惡霸。修理它下手要重一點。
我一聽到翁○○這個名字。內心一時覺得很熟。就開口問說:你是不是台中那位翁○○。新聞媒體轟動全省。震動社會治安的翁先生。
外來鬼回:是。我沒下地獄。我上天庭。我是來保護蕭○○的。因那個惡靈會雙手鎖住蕭○○的脖子。等於是鎖喉。你向玉皇大帝稟報時。我剛好在凡間巡視。聽到就進來了。我沒有出聲。只是在旁邊聽。有看到那個惡靈很凶。
老師問:你沒有借體開口講話。確實不知道你是翁○○。有失敬的地方請你諒解。你既表明身份。我應遵稱你是翁氏仙人。翁真君。翁先生哪一種稱呼比較有禮貌。
翁氏仙人回:我現在已在天庭。我是人人好。隨意叫都可以。我不計較身份。
老師問:你生前在中部是一位社會很有份量的人土。請問你那土豆的傷口好癒了嗎?再問你在天庭是不是很吃得開。時間很自由嗎?你既然來了。我請助手化一些亡魂錢給你好嗎。那你先請坐。請你喝一杯茶。
翁氏仙人回:我在天庭要什麼有什麼。就不必客氣了。傷我的人已經被法律制裁了。也不想再談些什麼事了。那個年青人是被利用的。我現在很好也很自由。我是跟在濟公禪師的身邊。吃喝玩樂都很自由。
老師問。你有沒有回去探視家庭。有沒有回去家鄉去找以前道上的朋友。
翁氏仙人回:我常回去探視家庭。道上的沒有啦。因我現在身份有點特殊。就不方便了。
老師問:你既成天庭仙人。我請助手化些仙錢給你受納。另外拿一張椅子你請坐。一杯茶你請喝。你應也有抽菸。我點一支香菸給蕭○○抽。翁氏仙人你暫時休息一下。先將蕭○○的肉體還給那個惡鬼靈。
老師問:請問你這惡鬼有沒有商量的餘地。你會講台語。大陸根據我知道有一省會聽會講台語。你是哪一省。我們先講好。不得吃名詐姓來欺騙陽間。
惡鬼魂回:沒本事就不要問我。你先施展你的法力。我們先鬥看誰的法力強。除非你能打退我。要不然我什麼都不告訴你。
老師問:能不鬥就不鬥。逼到不得已的時候。我還是會出手的。所以不要逼人太甚。法師的法力不是你鬼魂可以試的。
惡鬼魂回:來啊…來啊…來啊。我等你出手施展法力。看有沒有本事傷到我啊。
老師問:此時我實在忍無可忍。自己停頓下來。點一根香菸抽順便吸個氣。內心在想再耍無賴的惡靈都遇過。看情況已到不出手不行了。就請助手林志樺點燃三支香。化燒一張追殺惡鬼符。準備要動手時。翁氏仙人又借體附在蕭○○的身上。說你的法力比它那惡靈高。你可以下重手修理它。
翁氏仙人回:我實在看不下去了。有這麼講不聽的惡靈。從頭頑抗到尾。這個要處理二三次。要下重手。老師你的背靈是鍾馗。在後面助你。你每做一件好事天庭都有記載的。以後你也會上天庭的。
老師問:隨即拿一幅鍾馗圖。給翁氏仙人看。問是不是這個黑面的。回是就是他。他就是鍾馗。老師續說天庭玉皇大帝。有派司命真君。司管凡間好歹事每一筆都會記載。好。請翁氏仙人你暫旁邊坐。隨即動手。在犯者蕭○○胸前勅靈。追殺符。另在額頭用劍指勅畫符。兩動作做完。隨即兩腳踏罡步。口含符水。連開三次雙五雷轟鬼指。口含符水噴向那惡鬼。看那惡鬼坐著沒動靜。等約二分鐘後。我開口問那惡鬼還敢挑戰嗎?還敢不商量嗎?
惡鬼魂回:我沒有受傷。只有頭暈暈的。就不講話了。約過了三分鐘後惡鬼頭抬起來。兩個眼睛瞪著且目不轉睛。
老師問:據翁氏仙人說。你抱著肚子在打滾。還說你沒有受傷。若沒受傷你頭怎麼會暈暈的。我還是求你惡鬼用協商的方法。你放蕭○○一條活路。你也有一條生路。這不是很好嗎?雙方用和解的方法不是兩全其美嗎?
惡鬼魂回:我不協商你要怎麼樣。我就是要吸蕭○○的精氣。你憑什麼管我。我要吸他的精氣。吸到他死。吸不死也要帶他去自殺。
老師問:你帶了幾個鬼靈騷擾蕭○○。有男有女在蕭○○的耳朵講話騷擾不停。你今天要從實招來。若不講實話今天不放過你的。此時翁氏仙人再借體附在蕭○○的身上。
翁氏仙人回:開口說這個惡靈是嘴硬。老師你要逼緊一點。下手要重一點。這個我看要處理三次他才會軟化。因這個惡靈有修練百年以上。而且後面有邪師在操控。老師你遇到的鬼靈可能他最凶。但是他現在被你轟到抱著肚子在打滾。元氣已大傷。他不服輸。現在又在施展法力。在等恢復元氣。準備要報復。
老師問:你要不要協商。我原本不想傷害到你。但你講不聽。我也是很不得已的。你可冷靜下來。雙方好好談嗎?我願留一條活路給你。
惡鬼魂回:嗆說。已經講過了。不協商就是不協商。要我講幾次你才聽懂。若是不拼不鬥哪知道誰會贏。
老師問:不協商是嗎?隨即請助手林志樺將桌上的貢末爐拿開。馬上站起來腳踏罡步。雙手掌雙劍追斬指。在惡鬼面前勅畫追斬符。畫好坐下來時。翁氏仙人又出來講話了。老師你這招就厲害了。傷到它已在地上打滾。
翁氏仙人回:這次傷的比較重。他已經沒力氣了。他現在抱著肚子不言不語。
老師問:我再問那惡鬼。要不要再鬥。我願意給你機會。若你肯放手。不要再糾纏蕭○○。我就不會修理你。
此時蕭○○的爸爸切入。做和事佬。勸那惡鬼說好了。有玩就好。
惡鬼魂回:我以為你在嚇我。你真的有三兩步七的法術。你不是說一次要把我解決掉嗎?怎麼我還能講話。我還活著好好的。
老師問:今天尚未處理法事。等蕭○○家人同意。才會解決問題。今天暫時到這。你要好好思考。是你靈力強還是我法力高。
惡鬼魂回:有力無氣的說。還是要拼看看。
老師問:你今天沒有傷痕累累。我才不相信。你還說要拼看嘜。講實在話。我確實不想傷害你。你今天喝下三杯符水。那是毒藥不是飲料。你這三天內肚子一定是很難受。不像你說的只有頭暈暈。你還會拉肚子下瀉。今天到此結束。
回憶惡鬼靈嗆聲翁仙人暗助在這三小時的過程中。最讓人驚奇的是翁氏仙人的出現。言語舉動相當的客氣。我本以為來了不速之客是一位影武者。經查問求証中部確有這位生前人士。本以為是來鬧場的。但再回想。翁氏仙人一出現隨即表明。我是翁○○。我上天庭沒下地獄。我隨即開口問說。翁先生你怎麼能出現來這裡。翁回說你有向天庭稟報要吊鬼魂。我在天庭是跟在濟公禪師的身邊。時間很閒。有空就到凡間巡視鬼魂擾亂陽人的事情。你既是翁仙人那你請坐。我請你抽根菸。請喝一杯茶。今天你能來我很感謝。暫休息一下。我來問這蠻橫霸道的惡鬼。話講完。惡鬼即回說。我就是蠻橫霸道不講理的鬼。你要對我怎麼樣。我回憶起來真是有驚無恐。內心也是很怕被惡鬼靈傷到的。
其實我遇過幾百個案例中。也曾經遇到凶鬼。嗆聲要單挑。動手格鬥。人鬼各施展法力互鬥。種種都曾遇過了。遇到凶鬼說不怕是騙人的。因凶鬼要動手打人是不預告的。我們是防不勝防。若是有被凶鬼傷到自己是知道。凶鬼被法力傷到。它是無形的我們看不到。唯一能看出來是。低聲下沉回話軟弱。這就知道凶鬼已元氣大傷。若不是翁氏仙人能看到陰界。也不知道那凶鬼傷到什麼程度。
例第一次掌雙五雷連續轟三下。有沒有傷到看不見。經翁氏仙人的轉述。這個惡靈現在抱著肚子在打滾。第二次掌雙劍追殺指對凶鬼勅殺。同樣是看不到傷到什麼程度。又據翁氏仙人轉述。這次傷的比較重。它現在閃在旁邊等恢復元氣。可是它還不肯認輸。這個惡靈是陰界第二凶惡。任誰也勸不聽的。你要注意一點。一般通常遇到凶鬼。它身邊都會帶小鬼。會以連環鬥的方式來跟法師鬥。原本翁氏仙人的出現。我以為是來鬥或鬧場的。可是印證起來全然不是。
由哪裡証明不是呢。我向犯者蕭○○的父親。提起若是要處理法事時。應準備一副牲禮敬拜翁氏仙人。從頭到尾我講三次。翁氏每一次均是回說。我不用。你請,我抽菸喝茶就行了。而且過程講話都是很客氣。不像那些凶神惡煞。需索無度。由此可證明翁氏仙人非凶神惡煞。再證明一點就是問翁氏仙人你怎麼跟犯者蕭○○有相識。翁氏仙人回我是不相識。是我以前那小漢跟他有認識。我是來保護他的。而且翁氏仙人不時的跟林爸爸交談。翁氏仙人還對我交代說。你所開的條件它都不接受。它要的東西它可以自己變化。要什麼有什麼。它的目的就是要吸取蕭○○的精氣。擴展它自已的靈力。所以從頭到尾它都不妥協。聲聲句句都說要吸他的陽氣。吸到他死為止。經翁氏仙人的指點我已經明白了。怪不得我罵它。你這種行為舉止是可惡至極。那惡鬼回話也是很強硬。我就是可惡至極。我就是霸道。什麼話都能頂回來。其實我也知道這個凶鬼來者不善。我自己也要特別小心不可粗心大意。

婦人邪魔纏身拍桌嗆聲要道師單挑

新北市新莊區有位黃先生。於民國100年十月十二日下午五點。來電請示老師。電話中說起其太太被陰鬼卡身。已有七年之久。到處求醫不癒。找過道家法師祭改無解。問過無數的宮壇神廟。只要有親朋好友介紹。哪家宮壇神明很靈。就前去求神望能問出一絲希望。據黃先生電話中表示七年來跑遍全省。求過兩百家以上的神壇。話講到此將電話接給黃太太。轉由黃太太直接跟老師說原委。該婦人接通電話第一句不是說話。依老師聽到的是好像是。吹狗螺的聲。起聲是先打嗝。再由打嗝的聲音拉長聲喔~~喔。打嗝聲拉長約有二~三秒之久。聽起來很恐怖。而且連續不斷的打嗝。據該婦人表示。幾乎整天都是這樣嗝個不停。電話中講話斷斷續續。老師聽沒幾句。即請黃先生接聽。回說你太太講話老師沒能聽清楚。最好是你將黃太太帶來道館。老師當面看比較好。也較能了解狀況。黃先生與老師相約下午七點到道館。

犯者準時七點來到道館。一進門坐在老師的對面。雙眼往上吊白眼露出。雙眼變圓形帶兇眼。嘴又打嗝不停。喔~~~~喔拉長聲。又每隔約二~~三分鐘嗝一次。讓人聽起來很恐怖的感覺。依老師看起來對我很不滿的樣子。雙眼直瞪著我。此時老師與黃先生交談。問說。你太太的那種打嗝聲。雙眼吊高目不轉睛的那種形樣。七年來都是這樣嗎?據黃先生回說。就是這樣。找任何一家神壇也都同樣。會拍桌叫罵。都說天不怕地不怕。叫玉皇上帝來也一樣不怕。聽完黃先生的敘述後。老師回黃先生說。這已不是一般靈界鬼魂。這種耍狠的階層依我經驗。應是邪魔才會那麼兇。等喝完咖啡後。我再請邪靈出來問話。

約十分鐘時。我即請那婦人進到內面坐。所有準備就序後即開口問話。老師問:請問你是何方的靈聖。你是陰邪。邪魔。能告訴我嗎?邪魔回:我是魔界最兇的魔。手即伸出來往桌上拍一下。聲音實在夠大夠响。又很凶悍的問老師說。我是你在管的嗎?老師問:你兇什麼兇。我隨即站起來說。你膽敢再拍一次給我看看。雙方僵持約三分鐘不講話。在這三分鐘我自己內心在想。被拍桌這一下說沒被嚇到是騙人的。老師開口說:好。我再問你一次。祢是陰鬼邪魔?邪魔回:你憑什麼要我告訴你。有法術或本事你施展出來啊。乩童持劍殺我。我都不怕我哪會怕你。魔界我最兇惡的了。老師問:有本事你邪魔再講一次給我聽聽看。你看我會不會動手修理你。修理到你元氣大傷為止。邪魔回:來啊~~來啊。我在等你修理我啊。你出手啊。我去神壇桌子照拍。照樣嗆聲單挑。有本事有法術來啊。老師問:再問你一次。要不要以協商方式和談。避免雙方傷到元氣。你邪魔來本道館是輪不到你用鬧的來解決。若敢再嗆聲挑戰。我的忍耐是有限的。邪魔回:我講過我是天不怕。地不怕。人更不怕。她找過法師。找過神明。我都不怕哪會怕你。
老師問:此時實在忍無可忍。隨即請助手林志樺化燒一張。斬鬼攝邪魔符。我隨即站起來。腳踏罡步。手掌雙五雷指對那邪魔連轟三下。同時口含符水連噴三下。當時我看犯者身体噸一下。依經驗這是邪魔已被傷到。停了約三分鐘。再開口問那邪魔還敢挑戰嗎?
邪魔回:很不甘願的回說。我要跟你鬥到沒靈氣為止。現在還可以再鬥。來啊~~來啊。我在等你出手打我啊老師問:你邪魔從頭到尾一直沒善意過。此時我再請助手林志樺點燃三支香。再次的向邪魔勅轟殺鬼魔符。約過二分鐘後見犯者頭已低下。又問那邪魔還敢挑戰嗎?
邪魔回:沒有回應。約過五分鐘後仍沒有回應。
老師問:你邪魔要不要用協商方式妥協。你開個條件出來聽聽看。先講明。條件過高不接受。若敢無理要求。抑或吃名詐姓來騙取財物。本道師決不寬諒。邪魔回:不動聲色的又拍桌大罵。條件都被說死了。我還開什麼條件。你這不等於在騙我嗎?我不開條件。要鬧到你無法收場。老師問:好。要鬧到我無法收場以前。我先請你邪魔抽根菸。喝杯咖啡。我先講明。我先禮後兵。等一下我會違反戒律。傷到你邪魔元氣大傷為止。邪魔回:好啊。菸拿來。咖啡端來啊。老師問:你先將那根香菸抽完。咖啡也喝完再到外面坐。因這裡相隔一張桌子。我不好出手。
邪魔回:菸抽完。咖啡也喝完。即自動走到外面坐下。雙眼吊高且一直瞪著老師不合眼。又目不轉睛的問。你不是要修理我嗎?又拍桌說。不怕你修理啦。前幾年下來。在神壇。法師面前。我從來沒怕過。我也從沒被修理過。我要看你今天有多大的本事。
老師問:不動聲色的請助手林志樺再化燒一張轟殺邪魔符。再次腳踏罡步。手掌雙五雷連續轟出六次。約轟完二分鐘後。那邪魔的打嗝聲已變約小聲了一半。老師看那被沖犯者婦人無能坐正。整個人坐斜全身靠在椅子扶手上方。我就問邪魔說。有本事你就坐好坐正一點。
邪魔回:此時全身動彈不得。全身軟趴趴的頭趴在椅子扶手上。只有聽到打嗝的聲音。喔~~喔。但聲音聽起來很小聲。看是已沒有元氣了。什麼話都停了下來。完全沒有回應。約有十分鐘左右。
老師問:此時再補一下五雷指。請助手站在犯者背後。右手掌五雷指按在犯者的額頭。我本身站在犯者前方。右手掌五雷按在犯者胸部的八卦處。時間約十分鐘等放手後。見之邪魔已完全沒有反抗能力。而且講話也已沒有力氣回話。此時我向黃先生說給坐個半小時。再帶你太太回去。話講到這裡那邪魔忽然醒過來。
邪魔回:你剛才請我抽菸。及請我喝的咖啡有毒。我才暈昏過去的。我現在醒來了。我養精蓄銳元氣已恢復了。雙眼又瞪大了。
老師問:你邪魔在胡說八道。若是香菸及咖啡有毒。婦人早已送醫了。哪輪到你還會醒來。不是香菸咖啡有毒。你邪魔今天喝四杯符水。你既然自稱你是魔。難道不知道喝符水如喝毒嗎?想不想再喝一杯符水。
邪魔回:再給我喝。我就要吐掉你拿我沒辦法。我不想喝。也不想再抽菸。你要怎麼樣。
老師問:若你邪魔不想我再轟你。不想我再傷你。你就乖乖安靜坐好。我重點不是要傷你。是要與你協商。雙方妥協各讓一步。你好犯者也好。你開個條件。要怎麼做你邪魔才肯接受。你才肯放手不再續纏卡身在婦人身上。限你三分鐘以內回答我的問話。
邪魔回:她婦人三年前已死過一次了。她家人也都準備辦喪事了。後來等到第二天她婦人又醒過來。那次我是不想給她那麼早死。我想要再折磨她幾年。等她死後我再帶她來我身邊修行。做我第三任的妻子。
老師問:婦人三年前已死過一次。黃先生已在電話中跟我講過了。那次的死是你邪魔在整她是嗎?你這麼做豈不是很殘忍嗎?好啦。我看你講話也己沒什麼元氣了。我不想再傷你。我們雙方各退一步。用妥協的方式和解。你願不願意。
邪魔回:願意是願意。我身份這麼高。你們也不能太隨便太馬唬啊。
老師問:身份高你的大頭鬼啦。你現在還有身份可言。辦一場小法事來祭拜你。算是對你很客氣了。很尊重你了。你還想要求什麼?若敢再過高的要求。你會什麼都沒。只有送你雙五雷。及雙劍追殺指。抑或發香箭追殺你。三種通通來讓你沒有選擇的餘地。
邪魔回:你這麼兇。不跟你講。
老師問:好啦。今天所有過程到此結束。只要婦人家屬同意要處理。決不虧待你邪魔。有處理會再次請你出來。我希望在未處理前你邪魔不要再惡整婦人。

回憶邪魔兇悍二小時陰鬼邪魔妖精。兇悍搗蛋。嗆聲挑鬥。程度各有不同。靈界在陰間欺負弱勢鬼魂習慣了。來到陽間相對的死性難改。作者長期以來。歷經無數的鬼靈。最常見聽到的一句話。靈界附在犯者身上。只要一見面抑或一坐下。第一句話據老師最常聽到的是。我不怕你。有本事做你來。第二句話是。挑戰較高的。有法術做你施展出來。若是本身沒經驗。抑或經驗不足。遇到類似語詞。必是自己先驚嚇三分。一般靈界都會先聲奪人。讓主事者自己嚇自己。一般靈界出來哭的很慘。幾乎是含冤而死。無處可申的冤鬼。法師都很明道理。會很寬心的善待。遇到嗆聲不理性的靈界。起先均會以軟性的言語相勸。但用勸的方法是很難得到兇狠的靈魔接受。悍靈常是會得寸進尺。用舉動抑或語言不斷的向法師挑鬥。例。本案的邪魔約每隔二~~三分鐘。均會打嗝順勢拉長聲。喔~~喔。又雙眼吊高白睛露出。雙眼成圓形。看起來很兇悍又恐怖。且語詞強悍加上會拍桌叫罵。讓旁人不得不驚恐萬分。閃躲一邊。以本人身經百練遇到的類似邪魔。邪魔的層級能叫人不怕嗎?說不怕是騙人的。怕的重點是邪魔要出手打人。很難去注意它什麼時候出手。另外是邪魔出手的力道夠大。人看人怕。但對付邪魔的方法不能先出手。應先讓犯者喝下斬邪魔符水。三~五分鐘後邪魔的靈力傷到元氣。即自然力氣與兇悍的狠勁會消失減半。此時再出手才能戰勝邪魔。例本案那邪魔本來打嗝是喔~~喔拉長聲。到兩個鐘頭後。聲音變成嗯~~嗯。而且音轉成有氣無力。整個人癱軟在椅子上。完全消聲。這可見邪魔已被法術控制住了。短時間內不敢再有動作。此時不能當作邪魔已完全倔服。若犯者家人沒有進一步的託請法師。再進一步處理。等它過幾天。邪魔養精補足恢復元氣後。會更加兇悍。一般常人很難靠近身邊的。

序言

序言
靈異之傳說繪聲繪影。自古至今仍流傳不斷。作者可說是在靈異這一方面。費盡了時間與精神。不斷的在進行鑽研陰邪鬼魔的詭異竅門。因何凡間陽人一但被陰邪鬼魔纏上身。均無法脫離精神異常。又現今的醫學已相當發達進步。奈何精神科醫師只能診斷出。憂鬱症。躁鬱症。人格分裂症。道法與醫學至今無能融合一體。醫師是經過高考國家認證為合格醫師。道師只憑個人經驗歷練成師。國家未認可。頂多是人民團體協會。道教協會。發給會員証書而已。其實陽人的精神方面發生異常時。應優先找精神科就診。若精神科醫師給藥吃打針仍不癒時。應找道家法師。通常冲犯者的第二門路是找宮廟問神。依作者的長期鑽研經驗。被陰邪鬼魔卡身。應找有經驗的道家法師。觀察精神症狀。也會將鬼魂吊到案前來查問。鬼魂妖魔的頑抗是一般人很難想像的。沖犯鬼魂常是。時運身體狀況不佳。精氣神耗弱。無意間侵犯到鬼魂地盤。故意破壞鬼魂遮風避雨處所。擾亂到鬼魂的靈修影响安寧。其實鬼魂與陽人的本性有類似相同點。你不犯我。我不犯你。若互有相犯陽人的報復是有形的。鬼魂的報復是無形的。被鬼魂報復是很可怕的。鬼魂一但卡纏陽人的身。會讓陽人生怪病。災殃禍難亡。最常見是跳樓。精神異常日不知食。夜不知眠睡眠會陰陽顛倒。人鬼同眠戲弄陽人的生殖器官。玩弄到性高潮發洩為止。鬼魂會卡身吸陽人精氣。到最後陽人身體乾枯。精力耗盡即成病。鬼魂一但附在耳朵講話會騷擾到無耐煩。偶而會操控陽人的舉止行為。甩東西。罵人。打人。時有連三餐鬼魂都會操控選擇要吃什麼。時會暴飲暴食。鬼魂的可怕是陽人一但被控住時。整個人暈暈顛顛。自己無行為判定方向與事物。通常鬼魂出靈時會哭訴的。比較善良或冤魂。凶鬼出靈非會打人即口氣很凶頑。鬼魂出靈不一定能開口講話。也不一定能享食祭拜貢品。善鬼比較好溝通。凶鬼很難溝通。且都認為祂最行自己說了算。凶頑的鬼魂出靈一開始幾乎都不妥協。也會頑抗到底。一般人聽祂講完拿祂沒辦法時。只有傷心且內心很急。看祂種種的誣賴整人。其實凶頑的鬼魂遇到神明。是武神相對神明會借乩童操五寶的追殺祂。遇到有經驗的道師會先溝通。若鬼魂不與溝通或頑抗。道師才會違反戒律。掌指訣轟祂追殺祂。
以作者本人,自踏進靈異這一途以來。常有自覺快感與高潮迭起,「例」常有卡陰邪犯者在法事處理過程中。犯者會看到且向老師提問說老師你會飛嗎?剛剛有看到你穿馬甲。騎馬速度很快飛到法事筵場,也常有卡陰邪犯者問老師說。老師你的臉一下變黑一下變紅。變來變去看起來會怕。最讓我林吉成自覺有快感的是。被陰邪鬼魂卡身的犯者來道館諮詢時。均會將鬼魂吊來問話。凡遇到冤魂出靈幾乎都是哭個不停。若是遇到凶鬼出靈都是敲桌。拳打腳踢,且嗆聲要與老師對幹。我們來拼個輸贏。看我修練過的魔力強或你的道法高。其實拼到最後都是鬼魂輸。要讓鬼魂輸沒有招。只有一招不二法門。先讓犯者喝下符水,使其鬼魂元氣損耗大傷時再出手。腳踏罡步。手掌雙五雷對準胸前開指訣。抑或手掌雙劍追殺指。在胸前勅追殺鬼魂符。拼到最後鬼魂非沒有力氣講話。即是躺在地上打滾。這是作者林吉成的快感。

閃避雷雨招惹鬼魂來纏身求冥婚

家住中台灣南投縣的鄭姓少女。當齡二十歲時。因年輕愛玩。又剛好暑假期間。就偕同二位女同學。三人約好到南部高雄去玩。第二天相約到高雄的旗津。三人同行相約到海邊戲水。到海邊不一會兒。天空變天。天昏地暗下起大雨來。在此時雷雨交加。人躲鬼閃。找到一間沒有人住的舊屋子躲雷雨。三人即在海邊空屋處躲避大雨兩小時。巧逢鄭姓少女剛好是生理期。就趁機更換清理衛生。不知空屋內鬼魂也躲到同一處。

等大雨過後。三人偕同到鬧區繼續二天的旅程。三人嘻哈喝樂。到下午六點多時。其中鄭姓少女忽然感覺有一陣涼意。隨即嘔吐心悶。其中二位同行的朋友笑稱。你有了是在害喜。鄭姓少女否認有了的笑話。自己堅稱從來未交過男朋友。哪來的有了。

自第三天返回中部家中。感覺渾身不舒服。自以為是在旗津淋到雨受風寒。全身忽冷忽熱不很在意。應是看看醫生就好了。連續五天掛病號。醫師查不出病因。但打個針吃個藥後即會有一個小時的暫時舒服。每到晚上病情都加重。整個人都是昏昏沉沉的。要吃飯沒胃口。頂多喝個牛奶會比較好一些。一個禮拜下來病情沒有好轉。反而病情加重。每到要上床睡覺時。將房間的大燈關掉。僅剩微光的小燈。幾乎都不到十分鐘。面前都顯現出一個人影在晃動。大聲喝斥是誰。沒有回應。只要看過人影後。整個人就感覺昏昏沉沉。渾身不舒服。就躺下床上。並不是睡著。是昏睡的感覺。但腦海裡尚有意識。旁邊好像多睡了一個人。嘴張開問是誰。沒有回應。伸手去摸沒東西。想要起來開大燈看清楚一點。但是渾身乏力爬不起來。不一會兒。整個人即開始昏睡。在昏睡意識中感覺有人在與自己做愛。從此開始才知道鬼會姦淫陽間的人。自己驚恐害怕到整張棉被單蓋到頭上。

每晚上床一關燈就嚇到全身曲縮。被單全身蓋到頭上。連續一個禮拜七天沒停過。自己發覺被鬼姦淫的那種滋味快感。極是好舒爽。但等到天亮起床都爬不起來。須要賴床個幾分鐘才起得了床。白天整個人都很疲憊。好像做苦力工作過度。自己越想越怕。整個頭腦昏沉意識不清。越想越恐怖。到第七天按耐不住了。就撥電話到兩位女同學家。去尋問她們有沒有事。聊去玩過程有沒有什麼異樣。鄭姓少女向同學哭訴說。我的貞操第一次。都獻給鬼了。同學就建議既然醫生看不癒。應該轉換求神。鄭女向父母雙親反應這七天來。每晚發生的事一一的講給父母聽。母親聽完心裡七上八下急死了。就開口罵鄭女怎麼拖到今天才講。鄭母就帶著鄭女到處求神。始終都沒有改善。據鄭女表述。前三年父母都很關心。三年後到現在已經十二年。父母已放棄。故求救無門。家財也耗盡了。

那鬼魂附在我身上。自二十歲到現今年齡已三十二歲了。整整有十二年之久。想起來要哭也哭不出來。也無能上班工作。每天在家坐以待斃。經濟已山窮水盡。生活過的很潦倒。那鬼魂天天附在我耳邊講話。講個不停。晚上又來姦淫我。我每天都很疲憊。我已瘦到約四十公斤左右。又沒胃口吃飯。老師你能救救我嗎?鄭女講到這段後。那鬼魂接續出來講話。一開口就問說。你道師是來騙錢的嗎?我不怕你啦。以前去神壇乩童持七星劍操五寶。我都不怕哪會怕你。你到底會不會?講到這裡。停了約五分鐘。鬼魂又說你會將我鎖喉。讓我不能講話。我要走了。老師大喊一聲。沒有我同意你鬼魂不准走。鬼魂回嗆說。我要做人。我不想做鬼。你有辦法讓我投胎轉世嗎 ? 你會不會。老師回鬼魂的問話。冤枉死的鬼。善良的鬼。我可幫你投胎轉世。惡鬼。無賴鬼。擾亂陽間無辜的鬼。都要打入十八層地獄。或是踢去酆都受苦刑。你鬼暫時休息一下。我要與鄭女講話。

老師聽完鄭女的細述過後。再細觀鄭女的眼神與氣色。一五一十的回答給鄭女聽。第一當年你們三位同學應是你的精氣神是最虛弱的。因鬼魂最會趁虛而入。第二人會躲雷雨。相對的鬼魂也會閃雷躲雨。你們避雨的無人空屋。應是那鬼魂避居處。你們三人侵犯到鬼魂的地盤。第三當時你在更換生理期有穢氣。鬼魂有很多的禁忌。鬼魂最忌被撒到尿或屎。當時你在更換生理期的衛生棉。因女人的癸水有穢氣。

老師今天聽你講這麼多的悲情。實在也很同情你。

老師將那鬼魂請出來問話。請問鄭小姐你有沒有同意。鄭女回說。當然同意啊。好你請你的朋友注意聽鬼魂出來講的是什麼話。此時老師隨即催符唸咒。請鬼魂出來講話。請鬼魂出來附在鄭小姐的身體。借體講話。

老師問:請問亡者鬼魂你是怎樣死的。為什麼纏上鄭小姐。不得吃名詐姓來欺騙陽人。若有欺騙你可知道後果。

鬼魂回。我十四歲時去海邊嘻戲玩水。被海浪捲走死的。我要娶他作妻。因我愛她。我要同她冥婚。

老師問。那你鬼魂在什麼地方遇上鄭小姐的。你纏著她不放。你沒看到他今年三十二歲。全身只剩皮包骨。你還想要冥婚嗎?冥你的大頭鬼。

鬼魂回。十多年前他去南部旗津玩。剛好下大雨躲到一間舊屋內避雨。那是我的居眠處。又脫褲子給我看。我就愛上她。跟著她回到中部去。

老師問:你死的時候。你家人沒有幫你招魂收屍嗎?鄭小姐是生理期。哪是脫褲子給你看。你真是一個色鬼。你講這種話是欠修理喔。

鬼魂回:我被海浪沖走。家人找不到我的屍體。你能帶我回去嗎?

老師問。只要你鬼魂能講出地址。抑或你能講出父母的姓名。兄弟姐妹的姓名也可以。講得出來我會帶你去找你家人。

鬼魂回:我父親死了。我家住三合院。你能請我爸爸出來跟我講話嗎?我家是有錢人。我很想念家。

老師問。你父親姓名你講不出來。你家的三合院地址也講不出來。誰也幫不了你。除非你託夢給你家人。

鬼魂回。我想要投胎轉世。我要做人不要做鬼。做人很好天天有得吃。我被海浪沖走餓了好幾年。我現在有依靠附在鄭○○身上。不受飢餓不受風寒。做人很好啊。

老師問:你要知道陽間的人。給你們陰間的鬼纏上。有哪一個好受的。不是精神異常。就是生病。你鬼魂有了依靠。被你纏到的人就要倒大霉。

鬼魂回:我要投胎轉世做人。你道師會不會。不會就是在騙錢。我有看到你寫的書。你會鎖喉功。你將我的喉嚨鎖住。看我能不能講話。

老師問。你是找死喔。想要再死一次是嗎?只要犯者肯花錢。我就把你這挑皮搗蛋鬼。轟下地獄讓你永不能超生。

鬼魂回。道師你那麼凶我要走了。

老師問:不准走。你給我坐好。若敢再動或搗蛋。我就以雙五雷轟到你魂飛魄散。不相信你可以試試看。要不要試一下。

鬼魂回:我不走你道師能讓我去投胎嗎?你做法事要多少錢。我們夫妻沒有錢可支付你。

老師問:多少錢不干你的事。那是犯者鄭小姐在做決定的。你敢跟我談價錢。你不用花錢啦。我兩條路給你走。一條是踢你去酆都受苦刑。一條是轟你下地獄永不超生。兩條你選哪一條。

鬼魂回:兩條我都不要。我要去轉世做人。你道師到底會不會。不會就不要再講了。我們睡在一起。吃在一起。誰也不能拆散我們。

老師問:會不會是你鬼魂在問的嗎?你有膽你就站起來。你若是乖乖的。等一下要走時。會派人燒化一些亡魂錢給你受納。

鬼魂回。我不用亡魂錢。我都是用新台幣。今天給你罵我已算是很衰了。不要再罵我了。亡魂錢我用不到。我附在鄭○○身上。一般去買東西都是用新台幣。

老師問:若是犯者鄭小姐家人。願意做個小法事祭拜你一番後。你願不願意放手離開。雙方各留一條活路。

鬼魂回:你們不能騙我。若是騙我。我會帶她去投海自盡。可讓她變成我們永遠的夫妻。誰也管不到我們。

老師問:騙不騙不是我你講的算。須經過鄭家人同意。若是鄭家人同意。我會再請你出來對話一次。做最後的決定。你鬼魂可先離開鄭小姐的肉體嗎?

鬼魂回:條件都沒講好。是要我投胎轉世。抑或要我們冥婚。到底是哪一條件。

老師問:我講過什麼條件是犯者鄭小姐。以及她家人才可做決定。你鬼魂不能逼現在答應你。須等個幾天嘛。

鬼魂回:你們都是大騙徒。這個也不行。那個也不行。既什麼都不行。我就纏到她無法忍受。元氣大傷時再帶她去跳海。

老師問:你鬼魂是在恐嚇是不是。若你敢再說帶她去跳海。我就以雙五雷伺侯你。轟到你魂飛魄散。也就照你意思。將你鎖喉變成一個啞巴鬼不能講話。要不要試試看。你給安靜坐好。若你敢動我就畫圈圈給你罰站。

鬼魂回:我們來鬥看誰厲害。我不相信你有法術。來啊~~來啊。如果你鬥輸我的靈力。我今天就鬧到你無法收場。

老師問:在這個時候我實在忍無可忍。隨即請助手準備化燒一張追殺符水。再點燃三支香。準備就緒我隨起身。在鬼魂面前勅符追殺。並將含口內的符水噴出。續連轟三下雙五雷。此時鬼魂原來坐在椅子上。就隨即滑到地上坐。

鬼魂回:算你厲害我投降。有氣無力的說。聽你的。你們怎麼安排就怎麼安排。

老師問:我開出二條件給你選擇。一是請當地的福德正神開路。請引魂童子。引魄童郎。將你鬼魂引去附近的應公廟仔萬人堆。二是將你鬼魂引去附近廟寺。跟隨神明修練一段時間後。再去投胎轉世做你想要的做人。你鬼魂擾亂陽間。若下地獄閻羅王也不會放過你。你選擇哪一條。

鬼魂回:有就好。隨你們安排。

老師問:不管哪一條件。這須犯者當事人的同意。及她家人的同意。我今天只是橋樑商請陽人與陰鬼雙方妥協。若有信息的決定。會再次的把你請出來對話。今天到此結束。你可先退魂。我請助手燒化一些鬼魂錢給你受納。領受完你自己離開。

女鬼相纏四年夜夜春宵逼冥婚

女鬼相纏四年夜夜春宵逼冥婚
台北市有位呂姓中年人。時齡三十六歲。來電請問老師訴苦情。一開口即說年齡已高。總是找不到適合對相可成婚。自己很埋怨的嘆說。請問老師我怎麼每認識一位小姐。往往總是交往一段時間。女方即會無緣無故的離開我。在這十年當中。我曾找過六位命理老師。每位命理老師講的理由均大同小異。都說桃花不旺。須要補桃花。我也曾經試過二次。給兩位講的比較有道理的老師。很讓我心動。第一次做補桃花。沒做還好。事隔九天女友連說一聲都沒有。就將自己衣物整理好。趁我不在時。就偷偷離開。後來又認識一位離異過的小姐。兩人又同居在一起。經過三個月後。兩人論及婚嫁。內心自想。若是這次沒把握好。女方會不會變卦。內心忐忑不安。又跑去找一位命理老師做桃花術。這次就更慘了。桃花術做完的第四天。女友談判要分手。兩人談判不成。隔天女友就離開我身邊。我茫然的跑去找那位命理老師。問說桃花術做完女友也離開了。老師聽完我的敘述後。回說。我再幫你做吊魂術。將女友吊回來。請問林老師這有幾分的效果。話講到這裡。

此時我回問呂先生的話。我聽你電話中講話的尾音有氣無力。你是想婚想昏了嗎?我看你連工作天天都會很疲憊。若是有空來道館我幫你看一下。呂先生答應兩小時後到。來到館時經我看了後回呂先生的話。我看你陰陽大小通吃。你胃口真是不錯。活人也要。死人也要。你不要命了嗎?呂先生聽完這些話後。頓失了一下。開口問說。老師你講的話我聽不太懂。能解釋簡單一點嗎?你不懂。好。我拿鏡子給你自己看。看你的眼下。稱淚堂雙眼下眼胞全反灰黑。而且目不轉睛。依我多年來的經驗。這是鬼魂纏身啦。你還想沒有桃花。況且命理老師跟你講桃花不旺。須補桃花。這是吃屎的人才講的出來。難道你沒有注意到。晚上睡覺時身邊會多出一個無形的人,同你相眠。形同夫妻或情侶。相眠相慾。而且這種情況至少也有三年以上了。此時呂先生回說已有五年之久了。剛開始時直覺那種快感很好。而且身體狀況也沒怎樣。就沒有很在意。延續到今。呂先生說我前面找了六位命理老師。從沒有人能說出這些情形。老師我真的很佩服你。此時老師回問呂先生。你要桃花抑或要命。要桃花你找別人。要命你找我。呂先生回說當然要命啦。好。要命今天已晚。你可否明天再跑一趟來館。我幫你吊鬼魂出來問話。呂先生很驚恐且懷疑的問說。鬼魂怎吊得出來。鬼怎麼會講話。老師我講實在話。我被纏了五年之久。也很想要知道那個女鬼。為什麼不去找別人。我常看到女鬼的身影。不過都看不清楚。只能看到霧茫的影子。老師回能看得清楚是人。看不清楚才是鬼啊。到此呂先生回說後天下午一點到。呂先生準時一點到。老師隨即準備吊鬼魂工作,準備好後即開始。催符唸咒~~~~約十分鐘左右。女鬼魂已來附身在呂先生身上。

老師問:妳女鬼魂什麼因由。纏上呂先生有五年之久不離不棄。妳是怎麼死的?
女鬼魂回:哭…哭…哭沒有言語

老師問:不要哭。妳講話啊~~~~沒有回話。妳是不能開口講話嗎?點頭~~~點頭~~~。老師問我幫妳開喉讓妳講話好嗎?女鬼魂點頭。過程是喝符水及手訣動作。
女鬼魂回:你們找我來作什麼。沒事我要走了。

老師問:妳鬼魂暫不要走。我有話要問妳。妳可要具實說。不可吃名詐姓來騙陽人。妳是怎麼死的。死時家人有沒有幫你收屍。
女鬼魂回:我是為感情跳水死的。我的屍体被水沖走了。家人找不到我的屍体。我是水流屍。魂飄流在荒郊野外。

老師問:呂先生是怎麼跟妳相遇的。為什麼妳跟呂先生相纏五年之久。沒離開他呢?
女鬼魂回:我在山區遇到他。我也很愛他。我有去他家睡覺很久了。他都沒趕我走。你憑什麼問那麼多。你好管閒事。我要走了。

老師問:妳回話的口氣不好喔。若你敢再口氣不好。我會修理妳喔。妳還是坐好有話慢慢講。據我了解。呂先生每交到一位小姐。都很快離開他。是不是妳女鬼魂在作弄。讓他交不成。
女鬼魂回:我已經愛上他。他要娶我不可以再交別的小姐。你們不可拆散我們的感情。

老師問:愛妳的大頭鬼。難道妳是想要冥婚嗎?妳可要知道陰陽是不兩立的。况且冥婚依現今社會的習俗。家人都不可能同意的。妳要想清楚。
女鬼魂回:很生氣的說。敢不娶我。我要讓他生病或災禍死亡。我就能跟他永遠在一起。你們管不到我們。語氣很大聲的說。誰敢管我。我就跟誰拼到底。

老師問:這場所輪不到妳大聲威脅。若敢再威脅我就以雙五雷伺候妳,將妳鬼魂踢去酆都受苦刑。再嚴重的話。將妳鬼魂打到魂飛魄散。打落十八層地獄永不超生。
女鬼魂回:你這麼兇我要走了。

老師問:話還沒講完,若妳敢走我就敢動手。妳還是安靜坐好把話講完。妳開個條件。要有什麼條件妳才願意放手離開他。
女鬼魂回:我講過了嘛。娶我嘛。

老師問:冥婚的事免談。妳開其它條件出來聽聽看。要求太高不答應。妳開個兩全其美的條件。否則妳什麼都免想。太過頑強的話妳只能接受五雷轟頂。
女鬼魂回:那你講來給我聽聽看。

老師問:妳鬼魂聽清楚。我來講較兩全其美的方法是。請犯者呂先生。準備個菜飯祭拜妳一番後。化燒一些鬼魂紙錢給你受納。再請引魂童子。引魄童郎。再請當地的土地公帶路。一是到當境的廟寺跟隨神明修練。二是引妳到應公廟仔萬人堆歸位。

女鬼魂回:你們這樣逼我。我很無可耐何。也不知道去哪裡比較好。
老師問:妳這個笨鬼。當然去廟裡跟隨神明修練比較好嘛。還要選什麼。

女鬼魂回:你們不可以騙我喔。若敢騙我。我會回來再找他就不要怪我了。
老師問:妳鬼魂要給呂先生及其家人同意。因牽涉到須要費用問題。妳總要給他十天左右的考慮。妳鬼魂要切記。今天的事情到此結束。妳女鬼魂可先退離呂先生的肉体。

事隔十八天女鬼魂再回來

呂先生沒電話通知老師。即直接來找老師。一進徦即開口問老師。老師你看我的脖子的瘀青。連續兩天晚上。那女鬼都來壓我身体。抓我脖子。頸項的瘀青都那女鬼抓的。話講到這裡那女鬼隨即附身。在呂先生的身上大哭大閙一場。呂先生的家人很驚恐的問。老師該怎麼辦。老師回說不要緊張。我來問那女鬼魂。

老師問:妳怎麼哭又那麼生氣呢?有什麼冤情委曲嗎?妳慢慢講來聽。
女鬼魂回:你們都在騙我。我一天等過一天。一直都沒有訊息。這不是在騙我嗎?

老師問:這不是我在騙妳。因犯者及他家人沒有答應。我沒能處理。我講過了因牽涉到費用問題。今天他家人有在身邊。
女鬼魂回:他家人有在身邊又怎麼樣。我想信你。你反而來騙我。他頸項的瘀青是我抓的。再騙我。我就再抓。

老師問:妳鬼魂講話要明理一點。總不能誣賴說我在騙妳。我問他家人給妳鬼魂聽。請問呂媽媽?今天所有過程妳都看到也都聽到了。要不要處理。要不要妳們做決定。我來回給女鬼魂。呂媽媽回說要是要,不過我們金錢不方便。給我們再十天的時間。
女鬼魂回:我都聽到了。

老師問:既妳鬼魂都聽到了。妳就稍為再忍個十天。若是他們有反悔或耍賴。就隨妳鬼魂再去找他們。今天到此結束。妳鬼魂先退離。

 

雷電轟出鬼魂走不停(故事)

雷公又稱雷神。神話傳說中。雷氣佈風雲。雷聲轟出。雷霆砲火響動震天地。雷公形體。滿面如猴子顏面赤紅色。嘴形似鳥嘴。背有兩翅膀。形如老鷹展翅。雷公翅膀展開能飛萬里。雷公除了兩眼之外。在印堂上方又長出一眼。額頭的第三眼能射出白光一丈遠。雷公左手持木楔。右手持木槌。兩眼看千里。三目交輝額眼射光照萬里。
電母為雷公配屬神。雷公雷火要轟出前。電母必先閃電。因由電母未成仙神前。在凡間本姓朱。因朱母身體欠安。朱姓姐妹二人即商量到附近山上採草藥。
回來煎煮給慈母服用治病。姐妹二人出發時。是太陽晨出晴空雲清萬里。兩人走。走。走。走到住家三里外到達山下時。忽然變天。昏天暗地雷雨交加。雷火轟出下地。因而不幸轟到朱姓兩姐妹。
雙雙殞命在山下。朱母得知訊息趕到山下時。見到姐妹雙死傷心欲絕。即哭喊著。問訴雷公。朱母邊哭邊說。雷公雙眼無珠誤打吾女。吾女含怨而死雙眼不願合。哭訴完雷公已聽到朱母的哭喊。
此時雷公已知誤轟凡女致死。再次的轟出一聲輕雷。幾分鐘後朱姓姐妹即合眼。消息傳回鄉下。全村村民極為惋惜。這兩位村姑當青春年華。容貌身材姣好。平時孝順父母。尊敬長輩。就這麼不幸年輕早殞。消息傳聞全村。鄉民即協議。設香筵敬拜順時責備雷公幾句。雷公聞香聽到村民罵聲連連。已悔恨不已。
知道錯了。雷公即抱頭思想如何補救凡間這二姐妹。左思右想。想到一個法子。向玉皇大帝稟報此事。且向玉皇大帝認錯。協商補救方法。雷公誠實向玉皇大帝說明原委。說到朱姓姐妹死時。死眼不願閉。玉皇大帝不動聲色。即命雷公下凡先渡二女魂魄成仙後。再歸天庭。在二女魂魄歸仙時。巧逢農曆十二月。民間習俗在農曆十二月二四日。送諸神眾仙上天庭。萬神眾仙相會十日。玉皇大帝即召二仙女在雷部賜稱電母。並賜電母兩面電鏡。左右手各持一面電鏡。同時再賜雷公一眼在額頭。並命日後雷公在轟雷前。電母須先電鏡閃光射出。讓凡間陽人。陰間鬼魂。先閃避。雷公再轟雷。免得誤轟到凡人。傷到鬼魂。
風神與雨師同是雷公配屬神。風神右手持執一片芭蕉葉。雨師右手持執一支柳枝。若是天要下雨。風神將芭蕉扇搧動一下。即喚氣成風。雨師手執柳枝即搖動催雨。隨即就會下雨。風神能喚風。雨師能興雨。若是天上雲層騰懸半空。天地昏暗雨仍不下時。雷公即會雷火交加的催雨。雨水能渡天下眾生。
雨水下地滋潤萬物能長生。天上轟雷閃電。陽間的人若閃避不及。被雷火雷電轟到。必全身焦黑皮綻肉開。陰邪鬼魂閃避不及。必魂飛魄散。所以陽間辦事對付鬼魂。神明乩童。道家法師。通常都會與鬼魂先溝通。除非鬼魂惡劣到極點。不接受安排惡整陽人。神明與道家才會違反戒律大開殺戒。
一般神明均以操五寶追趕或追殺。道家法師會掌五雷嚇走或轟出。鬼魂一但被追殺。被五雷轟到。大都會傷痕累累。魂飛魄散不成鬼。一般神明與道家法師。均會控制自己不隨意違反戒律。

女鬼附體相纏王小妹妹四年不罷休

於國歷101年4月24日農歷4月4日。早上九點三十分時。王小妹妹今年十二歲。其母親來電諮詢。起先問說。請問書局有售一本。靈界導遊。一書是不是林老師你的著作。老師回說是。王小姐即說。我有閱讀該書的內容。老師你有處理過很多的鬼魂的案例。我想請問老師一些有關我女兒的靈異問題。不知老師有沒有方便。老師回說可以你講。王小姐即說。我女兒今年十二歲。在四年前我女兒就能看到。滿面青色。雙眼瞪著大大的眼睛。牙齒有獠牙。頭上長有兩支角。我女兒在家中擺設的洋娃娃雙眼會眨眼。家中常看到有位老婆婆在走動。在有一天王小姐帶著王小妹妹。去逛百貨公司買衣服。王小妹妹看到櫥櫃擺架一套唐裝。即向媽媽表示。那老婆婆就是身穿這種衣服。在這四年當中王小妹妹。耳朵常聽到有人在跟她講話。大概都講些。妳好爛。妳很不中用。妳什麼都跟不上別人的一些雜語。有時常在耳邊向她吹風。妳趕快去跳樓。跳樓也不會死。跳樓也不會怎麼樣。跳樓很好玩。耳朵長期有聽到鬼魂在講話。有時很雜聽不清楚。王小姐話講完隨即問說。請問老師這種處理酬金需要多少。我女兒的這種是病抑或靈異纏身。在這幾年當中已就診過幾家大醫院。一直都沒有改善。例有照核磁共振。照過超音波。全身身体檢查。症狀仍然存在沒有改善。也有問過幾家宮壇。找過老師處理。在我看靈界導遊一書中。老師你有處理過諸多案例。應該很有經驗。請問老師這個費用要多少?王小姐講到這裡時。老師即向王小姐回說。妳現在問價錢沒有用,我須要找出妳女兒的症狀癥結在那裡?才能告訴妳價位。請問妳住哪裡遠不遠?王小姐回說不遠。居住三重不過我現在在上班不能走。也走不開。我現在打電話請我媽媽。帶我女兒過去找老師。約過一個小時王阿嬤帶著孫女王小妹妹。來到道館時。老師隨即請王阿嬤及其孫女請坐。王阿嬤隨即要跟老師說。其孫女王小妹妹的靈異經過。老師向王阿嬤說你先坐。暫時不講話。坐靜後我先看王小妹妹的氣色。再來論斷症狀才不致誤導。
就在此時老師泡兩杯咖啡。王阿嬤表示不喝咖啡。只要一杯開水即可。老師即端送一杯咖啡給王小妹妹。一杯開水給王阿嬤之後。老師隨即請王阿嬤說。王小妹妹的靈異狀況。王阿嬤說我孫女。早上起床後準備要上學時。說後面有人打她的後腦。轉頭回看後面沒有人之後。臉上又被打一下隨後又在王小妹背部寫字。心臟就逼的很緊。好像有東西重壓在胸前。王小妹妹向阿嬤哭說有人在耳孔前罵她說。妳很沒用。講很多且聲音很雜。王小妹妹的阿嬤聽說後。隨即向學校請假。據阿嬤說。類似這種情形是偶而約兩個月左右。就會發生一次。此時老師打斷王阿嬤講話。說好妳講到這裡。老師來補充說。跟據我的經驗。王小妹頭之上方應會好像有重物壓在頭上。再來是五官面宮。兩邊太陽穴的地方偶而會抽痛。再來是注意肩胛偶而會痠痛。腰之兩側也有一點點會痠痛。更要注意膝蓋會痠痛。以老師的經驗。王小妹妹的症狀。這尚是中等的症狀。嚴重時腳踝會痠會腫。請問王小妹妹剛剛所講的有妳說有。沒有妳說沒有。王小妹妹回說腰不痠痛。其它都有痠痛。話講到這裡時。老師向王阿嬤問說。像妳孫女這種靈異算是中等。若妳有同意。我來調那鬼魂出來問話。妳有沒有同意。王阿嬤回說。若能調鬼魂出來問話那是最好的啦。我這孫女已被靈異整了好幾年了。老師向王阿嬤說。能不能調的出來不知道。若能調得出來。快的話約五分鐘。慢的話約十分鐘。若鬼魂有出來請王阿嬤不要怕。妳可直接跟鬼魂對話。老師在旁邊協助。王阿嬤回說~~好~~好~快一點。
在此時老師隨即點燃三支香。折了七張金紙。從抽屜取出一張調鬼魂符。挾在七張金紙內且點燃。再進行催符唸咒。腳踏七星步。進行調鬼魂步驟完。馬上獻鬼魂紙錢。給鬼魂過路橋過路費。隨即用事先準備好的貢末燻王小妹妹。在身上繞了幾圈後。隨即持三支香在王小妹妹胸前。勅調鬼魂符。請鬼魂速速顯真形。所有動作完成後。那鬼魂約不到五分鐘即來附在王小妹妹身上。鬼魂來時第一句話說。活要吵死太吵了。本來放在桌上的錄音機是放調鬼魂咒。老師隨即將錄音機關掉。也同時向那鬼魂說「歹勢」。聽那鬼魂的聲音是女鬼魂的聲音。此時老師馬上向女鬼魂問話。
老師問:請問妳是何方神聖。抑或何方的孤魂。今天妳既顯真靈來。不得吃名詐姓來欺騙陽人。若是敢騙的話。本師不是將妳女鬼魂踢去酆都受苦刑。即是將妳女鬼打落十八層地獄。讓妳永不得超升。
女鬼魂回:你是誰那麼凶。我不敢騙你啦。
老師問:妳很殘忍呢。王小妹妹今年才十二歲。妳就纏著她四年不放手。
女鬼魂回:不是我啦。我才跟著她兩年。是其她三位同伴纏她比較久啦。
老師問:那早上從後面打王小妹妹的頭是不是妳打的。為什麼要打她纏她又在耳朵講話騷擾她呢。
女鬼魂回:我沒有打她。是另外那三位打的。
老師問:好~現在由王小妹妹的阿嬤跟妳講話。妳要講實話。若敢用騙的老師會修理妳喔。現在妳可跟阿嬤說話了。
阿嬤問:我孫女還那麼小。妳纏她有什麼好處。
女鬼魂回:我借妳孫女的身体講話。我是感覺好玩。才要跟隨王小妹妹啦。
阿嬤問:妳說還有三位。她們有沒有來。能請她們講話?
女鬼魂回:她們沒有來。她們三位都很凶。我不敢跟她們講很多話。在這女鬼與阿嬤講話的過程約有半個鐘頭之久。王小妹妹的阿嬤在與女鬼講話。聲音都很輕聲細語。而且阿嬤在與女鬼交談中。都說一些平常話。老師認為所問的話都不關緊要。又聽不太清楚。所以老師就很不在意。約30分鐘後老師即介入講話問那女鬼。
老師問:請問女鬼魂妳跟阿嬤講那麼久。應會口乾我泡一杯咖啡請妳喝。而且妳當孤魂應是長年飢餓。我請妳先吃糖餅。這是嘉義名產叫老鼠糖。
女鬼魂回:好啊~我最愛吃糖餅。我不要咖啡。給我一杯茶就好。嗯糖果好吃。
老師問:妳糖餅先吃了。茶也喝了現在我來問妳。妳要從實招來妳纏著王小妹妹不放的理由。若敢騙或胡說八道。妳可要知道後果。據妳所說尚有其她三位女鬼。妳可叫她們三位一起來?
女鬼魂回:她們三位很凶我不敢。你自己叫她們啦。我叫她們也不聽我的。
老師問:好~好~由我來請她們三位出來問話。此時老師即又開始動作。催符唸咒。及獻紙錢給孤魂做路費。結果等了約十多分鐘。其她三位女鬼魂沒顯靈出來。老師再次的請已出靈的這位女鬼去轉答請她們來。

女鬼魂回:約過三分~五分鐘時。女鬼魂回來說。她們三位看到我都搖手。就馬上跑掉了。我也沒辦法。她們都很凶我不敢講太多。

老師問:好~現在我問妳。妳是哪裡人氏。是怎麼過往的。妳們家還有什麼人在世。
女鬼魂回:我家還有一位弟弟。我是生病死的。我家住南部。住哪裡我記不起來了。
老師問:妳是什麼病死的。妳今年幾歲。南部是哪一縣市的人氏。妳慢慢想一下再回答我。我等妳。妳不要急慢慢想清楚再回老師的話。
女鬼魂回:我是頭上生腦癌死的。我今年三十二歲。我只記得住的故鄉有一個~~林。但我忘掉了。想不起來了。
老師問:那好。我問妳在妳死前有沒有結過婚。
女鬼魂回:我三十二歲還沒結婚就死掉了。
老師問:既未結婚就死掉了。等於是個姑婆上不了妳家的神桌。妳家人有沒有將妳的靈位送去佛堂供拜。
女鬼魂回:若有我也不會在外在做孤魂了。
老師問:妳既是一個孤魂。請問妳現在身上有沒有錢可用。那妳現在有沒有穿衣服。妳是不是餓很久了。我現在請阿嬤化一些紙錢給妳好嗎?
女鬼魂回:我沒有錢。現在身上穿的衣服只有一件沒得換。衣服很髒。她們三位都穿的很漂亮。只有我沒衣服換。你能送我衣服嗎?
老師問:我請阿嬤先化些紙錢給妳。如果阿嬤及王小妹妹的母親同意要處理的話。我可做主在新台幣二仟元以下我可做主。若超過二仟以上。需要經過他們的同意。
女鬼魂回:此時王小妹妹的阿嬤即說。要啦~要處理啦。妳要幾件衣服。女鬼魂回說要貳件漂亮一點。粉紅色的衣服。話說完隨即改口說。阿無四件好啦。可以的話再給我兩件裙子。話講完時。阿嬤隨即問說。那要不要鞋子。女鬼魂隨即說鞋子不用了。我現在穿的鞋子很漂亮。我很滿意。我很喜歡啦。
老師問:若是王小妹妹家人同意。剛才所說算是。若不同意剛才所說的全不算是。老師不能做主。須主人同意我就可以做主。妳女鬼魂可要記得。
女鬼魂回:好啦~你們去決定。
老師問:我看妳應該是個善良的女鬼。若是有處理。我開兩個條件給妳去選擇。一是將妳們四位孤魂送去應公廟仔。二是將妳們四位孤魂送去觀音佛祖。身邊去修練等待日後有機會。才去投胎轉世。到時我會請本境福德土地神替妳們開路。請引魂童子來帶妳們的魂。請引魄童郎來帶妳們的魄。帶去觀音佛祖身邊去修練。
女鬼魂回:好啦~我可以走嗎?
老師問:不可以。沒有我同意前不可以走
女鬼魂回:喔~我來很久了呢。
老師問:妳女鬼魂既都同意也答應了。在還沒做法事前的這幾天。妳要跟妳的同伴三位孤魂講。說老師交帶的。不得再前來騷擾王小妹妹。若敢的話。老師會以五雷轟妳鬼魂永不得超升。要記得轉告她們三位。要走前老師化些紙錢給妳帶回先用。但要記得妳身邊留約1/4在身邊。其它要分給她們三位。不可私吞。下次做小法事祭拜妳們四位孤魂時。會準備一些菜飯。再化多一點的紙錢給妳們受納。老師這麼講妳們應該會滿意才對。
女鬼魂回:知道了我可以走了嗎?
老師問:焚獻紙錢若是收到了。就可以走了。但要記得妳現在身邊有路費了。應回陰間歸位到時請妳們出來。才可再出來。好啦。妳可以走了。
回憶善鬼還是有善意
在這過程約有一個多小時。女鬼魂退了之後。老師問王小妹妹。妳剛才講了什麼話妳還記得嗎?王小妹妹回說不知道。那妳剛才有吃老鼠糖妳知道嗎?王小妹妹回說沒有阿。好~再問妳。剛才妳吃老鼠糖配咖啡。抑或開水妳知道嗎?回說沒有不知道。這個案例王小妹的媽媽及阿嬤。同意在國歷五月一日。農歷四月十一日。當天為那四位孤魂祭拜做小法事。過後的第四天農歷四月十四日的凌晨。約在一點三十分左右。老師做了一場夢。夢境很清楚的看到一位小姐。穿著粉紅色的洋裝。現靈在我眼前。但一直沒有開口講話。本來這位小姐離我距離尚有一段距離。在我夢境中看起來約是三十歲左右年齡,看起來尚有一點似是美女。等幾分鐘後坐到我身邊來時。看起來臉蛋不怎麼樣。以我個人的標準看是位醜女人。在夢境的最後階段我只跟那位小姐說。啊~妳的婚姻不美滿。說起來也是很可憐。此時我夢醒了隨即起床。想要再睡就不能再入眠。續後就起床在客廳坐。泡了一杯咖啡喝。抽了一根菸。且打開電視。一直到凌晨六點半才再去睡。這塲夢景最讓我百思不解的是。這景像跟那女鬼魂很相近。身上的洋裝又是女鬼魂乞要的粉紅色。由這兩點實讓我很迷思 事後想起來這夢境是我迷信。抑或女鬼魂來報恩。至今這個結我尚未打開由讀者來評斷。
事經過七天後。農歷四月十七日。星期一。王阿嬤打電話來請問老師說。我孫女在學校安親班。發生頭暈。嘴巴周圍反青。她每次被鬼魂騷擾嘴邊周圍都反青。電話中老師回說。把她帶過來我看看。王阿嬤說好。到了晚上八點二十三分。又來電話說我孫女說她很累不去了。隔日早上王阿嬤又來電說。我帶我孫女去看醫就診完了。現在要到老師那裡。請老師幫她再看一下。是不是那女鬼魂又回來找我孫女。約在早上十點四十分時到。到時老師問王小妹妹。妳現在頭會暈嗎?妳心胸會悶嗎?妳耳朵有人在跟妳講話嗎?王小妹妹回說都沒有。妳阿嬤說妳嘴邊周圍都反青。依老師看那豈是反青。是周圍長一些細鬚。不是反青啦。
王小妹妹說我自已有看照鏡子。那是長鬍鬚啦。我手上也有長毛啊。之後老師請王阿嬤到另一邊。跟王阿嬤講。那不是女鬼回來找妳孫女啦。老師跟王阿嬤說。我試給妳看。依我的經驗。若那女鬼魂再回來找妳孫女。我與妳私下講妳孫女沒有聽到。我出兩招。如是女鬼魂再回來找妳孫女。這兩招出手後約十分鐘左右。妳孫女會有狀況。一是會想吐但是吐不出穢物。二是她會全身癱軟。坐椅子會斜斜的。沒能坐的很正。若是有以上這兩點。老師認定女鬼魂再回來找妳孫女。若是完全沒有任何異狀。那就不是。王阿嬤隨即說。好~好~。經阿嬤同意後老師隨即動作。
起先老師焚化一張符令。請王小妹妹喝下約五分鐘後。老師即開始。雙手掌雙五雷在右腰側。腳踏五雷步前進。催符唸咒。口唸。勅:腳踏五雷轟陰邪。一勅一進乾坤動。二勅二進火輪急。三勅三進七星明。四勅四進八卦靈。五勅五進雷聲響。雷公雷火石破天驚。五鬼陰兵凶神惡煞急急閃開走四方。閃得開閃得離無代誌。閃無開閃無離。五雷步步進。踢去酆都受苦刑。打落地獄永不得超升。急急如律令。神兵火急如律令。
同時口含符水噴向王小妹妹身上。又向王小妹妹身上開了三下雙五雷轟鬼指。再右手掌單五雷。在王小妹妹胸前推三下。由下往上每推一下。均請王小妹妹吐一口氣。連續三下吐三口氣後。王小妹妹坐在椅子上不動如山。隨後即請王小妹妹回來坐好。此時老師向王阿嬤表示。以十分鐘做基準。有問題有異狀即是女鬼魂回來再找妳孫女。若十分鐘完全沒有異狀。那是王阿嬤妳亂想的。在這十分鐘當中王小妹妹不但一直在玩手機。且又說肚子好餓。我可以回去吃飯嗎?老師回說我先拿個餅乾給妳吃。約在三分鐘左右再問說。肚子好餓。我可以回去吃飯嗎?老師回說可以。王阿嬤笑笑的說她若來你這裡。她的精神都很好。過程到此結束了。倆嬤孫就回去了。

雙五陰陽雷轟鬼手指訣(g017)

clip_image002

雙五陰陽雷轟鬼手指訣

凡遇到鬼邪麼頑抗時。可掐此訣轟殺。鬼邪一

旦被陰陽五雷轟到必傷痕累累

clip_image004

雙五陰陽雷轟鬼手指訣

凡遇到鬼邪麼頑抗時。可掐此訣轟殺。鬼邪一

旦被陰陽五雷轟到必傷痕累累